畢業、遠距、兵役

畢業後,我與她靠著BBS聯繫,某天線上聊著水球丟來。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說」螢幕上跳出一行會令人產生各種腦補的開場白。
「?」神秘兮兮的。
「我可以去日本上班嗎 ? 可能一年都不會回來。」
========================

大四的暑假來臨了,她因為修輔系的關係延畢,而我這個翹課電玩狂卻意外的準時畢業了,衝著女友會每週回學校修學分,我不回雲林老家,在天母找了一份打工待役當藉口,賴在老姊跟她男友在景美合租的老舊公寓裡,暑假期間新竹台北兩邊跑,新學期開始後每周她到淡水上課的那一天就是我們的約會日,但開學才一個多月,我就收到了入伍通知。

常聽聞「畢業即分手」,男方還在服役時薪八元,女方卻已接觸到社會上的花花綠綠,一下就會被有經濟基礎、懂得權勢關係的職場前輩手到擒來,但當時的我也不是很擔心,因為擔心也沒什麼用,不如就讓「這樣就離你而去的女生早點離開也好」,「她某天就會後悔失去你」的這種不知道打哪來的啊Q觀點給說服,調適自己對服役與謀職的憂心,在新兵訓練結束後的部隊分發抽籤,我抽到了馬祖,休假時跟她分享這個訊息時,螢幕上就跳出了這段話。

「去啊!這是個好機會!」秒答,我覺得自己還沒有厲害到可以影響別人的人生重大決定,如果換作是我,當然要把握這個機會,趁年輕去看看廣大的世界,尤其這是投入人生黃金的四年所學習的一個國家。

從基隆搭乘台馬輪抵達南竿馬港,島休(於駐地所在島放假之意)還是穿著軍服、頂著三分平頭的阿兵哥,坐上離開網咖、即將回營報到的計程車,在這樣無事可做、腦袋空下的一瞬間,心頭立刻湧出的是帶著漂泊異鄉的忐忑與適應新團體生活的壓抑感、在這個毫無隱私與自由,照顧好自己都頗為吃力的環境下,竟然鼓勵女朋友飛向遠方,回營後感覺心裡異常的沉重,就像電影主角作了惡夢一般,落水後直直沉入深不見底的海底,想往前伸手抓住什麼,卻只遮住了眼前的一點光明。

雖然帶著手機進營,但越洋電話不是一個二兵可以負擔的開銷,接了連上的文書業務後,島休也不能週週準時,可能隔兩禮拜才能上網一次,想到她在日本工作,每天的工作與生活都是一個學習,而在1268公里外的役男卻過著無異於原地踏步的生活,只要閒下來,一事無成帶來的空虛與恐慌就會開始漸漸地佔據整個腦袋,於是我開始寫日文信。

軍中的作息是這樣的,晚飯後到就寢前是自由時間,你可以看電視、排隊洗澡洗衣服,或者來一根快樂似神仙,聊聊天排解掉一整天的身心疲勞,在這個時間點內悶著頭看學習書或者寫「家書」、講「情話」的人特別容易被注意,打著怕你「洩漏國家軍事機密」的大旗,一定要好好的「檢查」你的所講所寫,順便一飽窺探他人隱私的慾望。

(民國93年(2004)的新年信,軍郵有可能會拆過再寄出」

所以我這連漢字都刻意少寫的家書,在這個大專學歷只有七個人的百人部隊內,變成完全無法解讀的加密天書,還可以溫習所學、聯繫與女友的感情,是一石三鳥之計。

她一去就是兩年,我們最長九個月沒見,在某次九州發生大地震,我打了個電話給她,但腦袋一片空白,畢竟我們從在一起後就沒有講電話的習慣,在一起也是各做各的興趣,頂多發出一些原始人才會使用的各種狀聲詞,做不需要經過大腦的溝通。
「嗯….你最近….過的好嗎?」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喔….還可以啊」
「看到電視說有大地震耶」
「還好啊,沒事」
「那麼週日BBS聊」
「好啊」

如此拙劣的聯繫感情方式,到底是怎麼撐過整個長達兩年的遠距離呢?眼看連上弟兄一個接一個的兵變,但我們莫名的信任彼此,可能不同於大學時期每天相處到膩,兵役期間的遠距離也是一種全新體驗…?可能是經過了考驗就會昇華成我們都期待的,那種可以自豪到示人的感情吧。

單純且美好的感情。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好厲害啊…
    這樣甚少聯繫又遠距離對現在的我難以想像
    大概是自己太沒安全感了

  2. 看到「原始人才會使用的各種狀聲詞,做不需要經過大腦的溝通」,秒懂!!!😆😆😆

  3. 看到「原始人才會使用的各種狀聲詞,做不需要經過大腦的溝通」…秒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