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唯有綁起來除外(執行)

其實要結紮非常的簡單,比蛀牙看牙醫約拔牙還簡單,也有很多相似之處。
今天掛號看個狀況了解風險與確認事項,明天就可以手術了。但也跟拔牙一樣,放著過不去的只有心中的恐懼而已。

上網搜尋”地名 泌尿科 結紮” 就可以找到很多有在幫人結紮的醫院資訊,老婆剖腹產的新竹國軍醫院的泌尿科就有結紮服務,用手機下載個國軍醫院APP,動動手指就可以掛號(太太們也可以幫忙掛號)(但是先生們人會到嗎?),照著掛號的時間直奔診間,交出健保卡等叫號,如此而已。

進到診間表明是來結紮的。
醫師會先確認這是自費項目(國軍醫院收費為6000元)

然後確認你有幾個小孩&小孩的性別,聽到是兩個還是一男一女,後續也沒有任何”勸說”。
接著說明手術需要局部麻醉,需要簽署麻醉同意書。
而手術內容說明也會要求簽名確認,見證人的部分需要太太簽名,畢竟這是一個夫妻雙方都要意見一致的重大人生決定,甚至會要求太太也要到場
「但是她在月子中心不方便」
「這樣啊,因為之前有人來偷偷手術,沒有給老婆知道」….還真的是一樣米養百樣人。
「好的,我看看」醫師轉過頭操作電腦看了一下,「明天早上跟下午都可以」「還是要下禮拜?」「直接到二樓開刀房報到就好」真的比拔牙還要好約。

接著護士與我說明手術內容細節確認,會開兩個洞喔會縫起來喔,我望著這簡圖心中吐槽滿點—GG不是長在LP上面啊~!

首次看診批價就拿了術後才要用的止痛藥與藥膏,第二次回診就直接進開刀房了。
開刀前先去廁所看到這則笑話,我只覺得術後這樣可能會有點痛(?)

會選擇國軍醫院結紮的原因很簡單,老婆兩次生產都在這裡剖腹,當時我沒辦法進去陪她只能在外等候消息,現在換我進去挑戰看看。

準時報到,將手術相關文件交給護士後就進去更衣,護理人員拿著手術服叫我脫褲子的時候我猶豫了一下,但看到這位拿著護士服的大姊眼角那充滿人生智慧的魚尾紋,想必是閱鳥無數的跑檯女王,很快就放下了矜持全身脫光啦。

手術台非常的狹窄,躺上去後手沒地方放只能雙手抱胸,我就像圖坦卡門一樣躺在手術台,想著自己下一刻就要被做成木乃伊。沒多久醫師就過來問候打破這個詭異的氣氛,開始消毒跟剃毛。 等等…這不是年輕女護士的工作嗎? 出發前我還跟老婆說「你老公的鳥去被別的女人翻弄也OK嗎?」老婆一副敝帚何須自珍何況只是一根爛屌的表情給我”想要就拿去”的動作,果然在結紮的大傘下,女人是很願意放下些什麼的,但這樣也好,醫生幫我省去了一些尷尬。

手術很快就要開始了,我望著天花板的手術燈,旁邊還有一個鐵鍊串著一個末端造型奇特的鉤子,好像可以吊掛一些重機具,當下只能努力的思考這些東西的用途是什麼,來壓抑自己想要抬頭看手術部位的好奇心。

醫師除了一開始說明他捏著我的蛋皮是為了找出輸精管後掐住,然後要打麻醉以外,就沒有多做解釋了,不過至少麻醉針要下之前還有提醒我深呼吸….蛋蛋挨針的痛感覺跟手臂相差無幾,忍一下就過去了,沒多久醫師確認「這樣是否還有痛感?這樣呢?那樣呢?」
看不到當下雖然很想問”你到底對我的下體做了什麼?”,但這個場合也只能老實的回覆「沒問題」 雖然實際上微微微有感但實在太微也就不放在心上,手術就開始了。

類似剪布的聲音,不鏽鋼器械的碰撞聲,電燒機On的警報音混和著滋滋的炙燒音,沒有想像中的焦味也沒有任何的說明,是讓醫師專注在手術上比較好吧?努力克制想抬頭看的好奇心,放鬆自己全身,想像自己是那浪花上的礁岩,不管周遭驚滔駭浪如何肆虐,潮水褪去我依舊在,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就算一時被恐懼吞沒了心,只要保持堅強就能夠屹立不搖,肉體的痛苦是一時的,堅持到最後的人就能夠獲得勝利是練格鬥這些時日來,學會最重要的東西…..的時候忽然有如被牙醫狠狠的用針戳到牙神經一樣的劇烈痛感從下體傳來,身體反射性的V形彈起!

「輸精管沒有麻醉到!」醫師指示護士要再補麻藥,我將抬到一半的頭腳歸回原位,想辦法讓自己放鬆,腦袋雖然說不要,但全身肌肉早就不受控制的緊縮起來。
我吸了一大口氣緩緩吐出,醫生聽到了還補上一句「深呼吸放鬆喔」
「正在這麼做」我有點無奈的回答…之前打格鬥被踢到下體無數次也沒這麼痛啊!為何只有一條輸精管被剪會這麼痛呢?? 也許被打到輸精管也不會痛,斷了也不知道的人種早就因為這個原因而被大自然淘汰了吧? 我們的祖先應該是因為被打到輸精管就會很痛,懂得保護自己的下體才能夠順利的繁衍出我們這些後代吧? 我在手術台上莫名的領悟這個道理,順利的用走了不少腦容量,雖然漸漸不痛了但生理陰影面積就好像2個室女座超星系團那麼大了啊!冷汗濕透了還穿著的上衣,一路濕到了腳底,忽然醫師拉著高舉過頭的縫線映入視線中,感覺距離終點已經不遠了?

「我們手術除了剪斷、打結、電燒以外,還會將斷掉的輸精管分別縫在兩側不同的位置避免相連喔」醫生忽然解釋了為何要縫合這麼久的原因,「好了,單邊完成!」
「所以還要再打一次麻醉嗎?」
「沒錯,還可以嗎?」
「我只是了解一下」能夠不可以嗎? 果然不是整組麻,但打麻醉根本不算什麼,重點是有沒有麻好啊?
這次醫師確認麻醉效果的時候,我的全副精氣神都在注意下體了,雖然知道這會放大感覺但一朝被蛇咬本能使然啊!這邊果然也是有點微微微感也馬上說有感了,接著還有微微微微微微感但接近幻覺,不管啦也說有感了,大概補了第二次麻藥後,我還提醒醫生「我酒量很好,現在心跳很快代謝也很好」只差沒要求直接最大麻醉用量….但這邊終於順利的微感完工,果然剪斷輸精管都還是會有感覺。

醫生囑咐了回診日期,後續用藥與照護後,我就兩腳開開的離開醫院了,投幣精算出足足有一小時多啊!手術至少花了40分鐘,網路上說15分鐘會好的都是騙人的吧?!只能說希望慢工出細活,別又自己接回去了嘿!

腳開開的上了車才驚覺完成了一個人生成就–最高級邊緣人。

術後只要求不能碰水,要提小孩等重物還是沒有問題的,去娘家接了軟Q回到月子中心,跟老婆展示了手術後的成果–纏著滲血的紗布與透氣膠帶的亂七八糟下體。
「唉呦!痛嗎?」始作俑者皺眉抽氣發問。
「沒有麻到的那邊特別痛,就肚子深處悶悶刺刺不舒服還會一直流血,這算我人生的初潮吧,快幫我煮紅豆飯」
「真的很像耶!」老婆笑開了花。

==術後復原==
術後Day 1
好像被人踢到下體的痛久久不散,走路甩到會痛,坐姿不對拉到推到也會痛。
會吵的孩子有糖吃,為了將結紮的犧牲程度放到最大,有機會就要該兩下。
電影台放個「老炮兒」上映廣告–「我只是個破炮兒~ 我只能滑手機」
窗外偶爾有鳥叫–「外面有鳥叫」「嗯?」「我的鳥也跟著牠們一起飛走惹」
老婆叫我幫忙拿任何物品–「喳~ 小軟子送任何物品來了~」
但軟Q要抱要洗屁股還是由我這邊處理。

術後Day 2
踢到下體痛好了八成,但兩個破洞還是會痛會滲血

術後Day 3
兩個破洞還是不能甩碰到,被剃掉的毛長出來好刺

術後Day 4
同Day 3目前觀察中

術後Day 7
回診看傷口癒合狀況,躺在病床上褲子脫到膝蓋等醫生來。

醫師用力地盯著胯下看,一下子就回座聽醫囑。
「看來傷口癒合良好,可以直接洗澡了,碰水沒關係了。」
好消息啊~

「接著就請你三個月後至少清槍20次後再來檢驗」
好的,有聽說

「痾…不,應該至少要30次會比較保險,不然可能會驗出殘蟲。」
「好的,舉手之勞」

「其實也不一定要三個月啦,就至少清槍30次後再來也可以。」
「好的。」

「可是有人說他已經清30次了,結果沒有三個月就來了,結果還是驗出來
喔。」

「也有人堅持已經清超過30次而且沒一個月就來了,說他很急,結果還是驗出來。」醫師講到激動處,還脫下了口罩。
「….他為何這麼急?」

「醫師:總之就是你清超過30次,然後快三個月再來會比較好,如果你不急」
….我看起來很急嗎?

以上結紮心得!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