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老婆出國,跟小三約會!

這是年初公司尾牙時,同事看見我老婆沒來(當時去韓國出差),看到我正在伺候女兒時,對我挖苦的一句話。
時逢週日晚上是我復職的第六天,公司尾牙一向是個非常有秩序的場合,與同事的互動會有個流程:一定會關心你家沒到的人。
「你老婆呢?」「去韓國出差」
「喔~」 恭喜你得到了一個無用的情報,如果你繼續問何時回來,那就得到第二個。
「你兒子呢?」「在岳母那邊」
「怎麼沒帶來?」「吼呦~你不早說可以幫我顧,我一定帶來」
「喔~」我可是正向積極的想帶來,但都是因為你沒講,下次我一定先問你,到時候可不要辜負我的感情。

(圖為小三當事人,擋不住熱情的叔叔跟姨姨)

「趁老婆出國,跟小三約會!」某同事知道怎麼炒起氣氛,當時我正在張羅兩歲兒可以吃的飯菜,軟Q只吃了一口麵包就意興闌珊,精心處理的炒花枝、豬排跟炒香菇都看不上眼,一旁又準備好的燙魚片與白灼蝦還等著呈給刁口小郡主,奴才進了餐廳已經半小時卻只有喝了一口果汁,跟同事口中的羅曼史差了十萬八千里。


但尾牙也是歡樂的場合,訓練已久的交際花就是要在此刻綻放,隱藏角色雖是公司內最資淺的員工,但今晚有軟Q代父出征,跟協理敬酒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你看她多豪爽!協理你也要乾了啊!」不得了,跟協理逼酒啊。
這種事情老婆絕對辦不來,果然要小三才行。

軟Q吃飽以後就吵著要離開座位,她想要暢快奔跑,絲毫沒有顧及到周遭下屬的用餐權益。而且這個奔跑還要帶追逐快感,後面一定要跟著愛她的人,保持著看的見但搆不著—一個若即若離的距離。

我只想吃飯,還有跟同事好好聊上幾句話,但小三不允許,所有條件極好的第三者該有的蠻橫態度完美的聚集在她身上。
「爸爸來!爸爸來! 來跑跑!」

迫於無奈,陪著她在人來人往的餐廳裡追尋她的影子,只要她一看見我靠近,馬上就跑遠,但沒看到我的身影,又會停下來等候找尋該追逐她的人在哪裡,你們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千萬不能被追到的表情,她還以為我在她後面,但我已經繞到她前面)

好了,爸爸累了想吃飯,我從來沒有這麼認真的追過女孩子。
但軟Q完全不想放過爸爸,她很認真的想要爸爸跟在她後面一起走,牽著她的手,讓我想起以前老婆出遊也很喜歡走在前面,牽著她的手,這是另一個十年挑戰,雖然我外觀看起來不會有太多表情,但被拉住的滋味都是一樣甜。

(上次兩個人出國是2016,怎麼感覺像是十年那麼久呢?)

最後同事看不下去,幫我顧軟Q要讓我吃飯,但跑了五分鐘後就宣告投降,我的尾牙吃到飽就在肚子餓中結束了…..餐後想說還有一點時間,就帶著軟Q在這邊逛逛好了。

(過年了,象徵冬季的雪花與新年豬,閃閃發亮,軟Q很少看到這樣的大場面)

漫無目的的逛著,軟Q被雙人小卡拉OK包廂吸引了,我帶她走進去看看,裡面有冷氣、有耳機、有兩個麥克風,一首歌50元,聽說切歌不退錢。

「你要唱歌嗎?」我拿起麥克風遞給軟Q」
「我要唱歌!」軟Q接過麥克風
===========================

「你要唱什麼歌呢?」我已經做好投錢的準備了。
軟Q「………..」
===========================

軟Q「喂?你好?」
……..電話歌?
=============

然後,軟Q忽然無預警地拿起麥克風敲點歌螢幕,就好像拿湯匙敲餐桌一樣。
「不能亂敲!」我連忙制止,「這樣會壞掉!」我沒有生氣,先護住器材。
結果她又故意敲了一下!我直接把她抱出小包廂「你亂敲別人的東西,不能玩了」
軟Q的臉迅速垮下來大哭,就像在奏著交響圓舞曲輕快的舞會,忽然有人狂噴鮮血倒地,女主角撕心裂肺的大叫一般,世界崩壞了,軟Q討厭爸爸。


瓊瑤式的草原文青追逐劇情瞬間急轉直下,女兒不想跟我走在一起,現實的打擊太殘酷,讓她瞬間失去了雙腿的所有力氣,只能坐在地上表達不滿,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來讓傷害她的人後悔。


但老子也不是任人揉捏的硬漢,趕快找一個舒適且視角絕佳的座位觀賞這場人倫大戲。
看起來很遠但實際上只有五公尺,在熱心人士要撿起她之前,我兩秒就可以抵達現場。


軟Q「為何我如此悲慘卻沒有人要同情我…?」
親愛的,你只缺一個舞台聚焦燈啊,求大神P上。

======感謝網友真的給她P上====

================


地板實在是太冷清了,軟Q開始走進我的視線範圍內東摸摸西摸摸,等我示好讓她有台階下。她已經離我不到兩公尺,但就是不肯靠近。


軟Q「為何爸爸還是不來示弱…」距離縮短到一公尺,我覺得可以了。


「你先答應爸爸不要亂敲別人的東西。」我堅持立場。
「…..」可憐的孩子不但失去了語言能力,又再度失去了雙腿的力氣。
「我要回家了,你要一起回家嗎?」
「好」
沒有人就範,沒有人示軟的一局,但我相信軟Q以後可能會減少再亂敲東西的機率。

回家途中軟Q被海報燈給吸引住了。

這次她用手”摸”海報燈,不肯離開。
「你要看無敵破壞王嗎?」「要」
於是我們上去影城逛逛。

找到了預告影片的螢幕,軟Q看到不肯走了,預告片有三個版本,她看完第一版就會想要接著看第二版,看完第三版又覺得第一版很新鮮,金魚腦軟Q就這樣看了快十分鐘。
我也不催促,跟著她一起看,有車車,有公主,有鮮豔的糖果色,我解釋劇情,這樣的長度與輪播反而適合兩歲兒,根本不需要買票進場,卻有更好的效果。

「你看這邊有什麼?」昏暗的影城裡螢幕有點太亮,爸爸希望美國隊長可以幫忙保護台灣孩子的視力。
「這是藍色叔叔」「對啊,他手上的是盾牌」
「手上的是盾牌」沒錯,還好我不用解釋他頭上戴的東西,這很難解釋。

然後軟Q摸了美隊的GG。

「那這個咧?」
「這是Groooot」能夠通過吸收木頭餵飽自己、增強能力以及控制樹木,還能重生且抗火。
「辜路烏烏烏的」「對」
「還有是狐狸嗎?」「那是浣熊」是兒童不宜的浣熊。

「這個是毛怪」終於有個適合兒童的角色了,我主動介紹。
「毛怪」
軟Q很明顯對這個專門做給兒童觀賞的毛怪沒興趣,連摸的懶得摸。


吃完飯了,也看了電影,我們徹底地走完了約會的套路,只是人不太對,八點多了,回娘家接軟A吧!
「拔爸拔爸,我有禮物耶!」軟Q很興奮的抱了一箱裝飾物奔來,同上述,所有條件極好的第三者該有的蠻橫態度完美的聚集在她身上。

「這不是你的東西,放回去。」我是親爹不是乾爹。
「好」

在無怒無喜,平淡如水的氣氛下,軟Q選擇找有台階下的相處模式。

這就是我跟女兒(2Y2M12D)的第一次約會。

同場加映:當天中午的父子獨處時光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