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個悠哉的全職雙寶爸

每天都是重複一樣的光景。
從浴室的垃圾桶到吸塵器的集塵桶只有你會清理,你不清就永遠都是有垃圾。
洗碗機只要你來不及將洗好的碗盤歸位,髒的盤子就會跟乾淨的混放在一起。
衣服洗好晾好,只要你不收進來,直到山窮水盡才會去陽台一次只收要穿的一兩件。
(算了,還是堆在客廳吧!)

不是家事周而復始生生不息的疲勞感,而是覺得事情明明就在眼前,可是家人卻可以視而不見,久了也說服不了自己她只是沒看見,開始感覺憤怒/哀傷的種子在心中萌芽。動手了覺得便宜了對方,不動手又覺得婚姻怎會沉淪至此。不是事情太多做不完,是覺得事情只有我動手才做的完的無奈。開始覺得看東西會不順眼,想委婉的說卻又忍不住想酸,語句間矛盾到自己不知道想表達什麼?

也曾經因為一些瑣碎家務現象感到心煩。

有時已帶著小的出門,到家後夜已深人已睡,卻看到老婆煮了東西卻留下沒清潔的鍋碗瓢盆,在水槽裝著深深淺淺的洗手水,吃剩的食物殘渣在裡面飄浮著。

接著走到餐桌入眼的是喝完的奶瓶、用過的餐兜、還有餐椅上留有食物碎屑的狼藉。
乾掉的奶漬要沖好久才會掉,餐兜內的湯湯水水滲流到桌上,不小心踩到才發現麵條已經在地墊上面乾掉了。

走到浴室又可以看到沒收的浴巾與還有洗澡水的澡盆,棄置的髒衣服。除濕機也沒有開,走近一看才發現已經滿了。

尿布檯旁當然有新鮮尿布等著你丟棄。

這時就會覺得「我都帶一個出門了,你一打一也要留下這麼多事給我做?」自古以來能者不是多勞就是過勞,心中盤算是否應該下次兩個都留在家裡,至少收拾起來也甘願一點? 然後就覺得收拾這些殘局好像在做「額外的家事」。

退一步?
後來仔細想想,我是不是又開始把自身想要追求的標準,自動掛到另一半身上了。這些心情都是「我覺得」,但她呢?
最好的方式當然是直接溝通,要求另一半務必做到這個水準,不然我會不舒服,你如果重視我的情緒與感覺,在你的能力所及範圍內,最好照我說的做。
當我還在滿意這個人際關係溝通技巧的時候,又忽然覺得自己怎麼變成那個會對家人吱吱歪歪,指手畫腳的那個存在,等等,這不就是老媽嗎?我想起還在家時老媽要我這麼做,但我偏偏覺得為何一定要照你的做,然後媽臉上浮現出來的那個,無奈的表情。(相反的話就是超級滿意的笑容)
我以前可是默想一兆次自己以後千萬不要變成那樣存在的人啊!

Well,標準可以隨時修改,只在一念之間,就跟在野黨變成執政黨後的做法是一樣的。
殘渣沒收奶瓶沒洗浴室沒清但她有照顧好小孩啊,這不就是做事嗎?果然標準一鬆看什麼都順眼,而且一溝通後她也漸漸的開始會朝我希望的標準做修正,不再劃分「這個家事是你的,這個是我的」,某天我運動回來也驚訝於老婆竟然可以在餵飽小孩後把餐廳跟廚房回歸原狀,然後可以將垃圾拿去丟,這真是一個愛與成長,公主變傭人的故事。

退十步?
後來我開始思考為何要被這些瑣碎弄到心煩意亂? 老婆都不煩了,我為何要煩惱? 齁齁!這些家事又不是我人生的全部,我不是為了家事而活,還是有樹立一些自己的追求與目標的,精進體能與格鬥技,偶爾打個比賽,這些家事只是維持日常生活的「程序」,就不用去放大檢視、鑽那些牛角尖了,就好像有人工作賺錢是為了生活,所以工作賺錢不是他人生的最重要的那部分,而是下班後的那部分啊!想到這裡,我也懶得清理瓦斯爐架上面的油汙了,反正都烤乾了(?)

退百步?
小孩還有呼吸就好啦!這麼一想不只是看什麼都順眼,人生都彩色起來了呢!

但有時候也是看不下去某些拙劣的家事技巧。
垃圾袋的安裝不是把它放進去就好,還要固定袋口、排出多餘空氣啊。沒固定好會有很糟糕的情況發生,重新打包的時候多花的時間可以讓你多吸一次地板。

「這樣以後都給你用好了,龜毛」
直接溝通失敗。
沒關係,以後看到這樣的垃圾桶就交給你囉~(和顏悅色)
真的沒什麼好生氣的,你是為了”自己無法改變他人的想法”而責罰自己,要不要責罰自己的決定權還是在你自己身上!(雙手合十)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
前兩天老婆感嘆我把廚房的黏踢踢抹布洗得很乾淨,問我怎麼辦到的?
「用洗碗ㄐㄧㄥ洗啊」
「喔!原來如此!」
然後當天打開洗碗機就看到圍兜在裡面?!

「老婆啊~ 幹嘛不丟洗衣機呢?」
「你不是用洗碗ㄐㄧ洗的嗎?」

跪求可以洗衣服的洗碗機!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