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過新年快樂

這幾天最言不及義的祝賀詞就是新年快樂了,在這18年的超級育兒馬拉松賽當中,它就是那個造成心律飆高的險升坡,當你跑完回顧整個賽事時,應該會看到2019年這邊會有個小凸起,然後想起「啊!就是那個連續九天年假!」然後我還很做死的多請一天,堂堂變成10天連假。

過年前一周還在嘲笑老婆被流了好幾天鼻涕的軟A傳染感冒,她躺了兩天後又換成軟Q中獎,在本人很白目的拍胸保證「老子四年多沒感冒,重點是每次都這麼說也沒重過,沒在怕」的超自信發言,立了奇怪的Flag之後,四年無感冒的免疫傳說竟然也被攻破,然後就免費升級變成了10天全家感冒的連假。

(不要出門,就地軟倒,我也好想加入,一起視行程於無物)

當經歷了兩個暴躁小兒肚子餓卻不肯吃飯、褲底有屎卻不肯換、想睡覺卻不肯放開玩具、不肯擦臉偏要滿臉鼻涕的無限拉鋸,終於兩兒皆睡夜深人靜後,撐著因病毒感染而鈍痛的腦袋與腫脹發熱的呼吸道,想要滑手機看一眼舒壓小影片,映入眼簾內的卻是還單身的朋友華燈小酌到深夜,或者在某個國家滑雪看風景,甚至有人領了一堆紅包徹夜撲克麻將。「什麼!還沒結婚都有得領?!」然後默默的想為何臉書沒有幹可以點。 至於已經步入家庭的朋友圈當然只會於白天在某個人山人海處打卡,可能是證明自己還活著或者過的不錯…? 但從那匆匆兩行的”好久沒來xx看了”等無腦心得,搭配永遠只有拍小孩的照片來看,隔著螢幕都可以感受到那個猶如極地冰川一般,被推擠著往前行的人生軌跡。

但這是新年啊!怎麼能夠沒有參雜一些愉悅的元素呢 ?

身為父親與丈夫,提早把兩小帶回家,讓老婆遲個兩晚才搭高鐵到婆家。
身為兒子,煮上除夕與初一兩天的大菜,讓年菜恐慌的老媽可以離開廚房。
此時身為弟弟,活脫當個老屁孩跟哥哥打籌碼電動弄得大呼小叫大笑連連,也沒有人可以阻止我!

畢竟女性是一個很奇妙的生物,當她們有看不順眼的人,在旁邊呼吸稍微急促一點發出些微聲響都是不被允許的,更何況是她們不知道你為何看著手機或者螢幕一邊大笑連連,還呈現一個很愉悅的狀態。她們沒有參與到的歡樂都是不允許的,就算你是她親生的也是一樣。
兄弟倆能夠經歷好幾次無人打擾的格鬥對決,絕對是沉浸在我的光環底下,可是不知感恩的老哥竟然還贏了我三千多元,見鬼,接著發完紅包開始覺得存款破洞。

在上述一連串不是很棒的過年體驗後,腦洞大開的跟外甥提議「紅包擂台」,用他最愛的「快打旋風4」來設局。
「YO!想要這三千塊嗎?」舅舅掏出三千對外甥招手了,這是一個10歲小孩無法抵抗的金額。
「我要!蛤~要打喔…?」
「嫌棄嗎?過年才有這個機會喔!」講完這句話當下感到有點心虛,因為我沒有要給他賺的意思。賽制是這樣的,打四場,輸一場就少一千,打完四場後還剩多少就各憑本事。

外甥也是拚了,但他根本沒辦法撐到最後,一張張千元鈔票被拿起,很正常的輸了三場,獎金池完全乾涸,他小小的失望要起身離開。
「等等!」我把三千攢成一串後用力的甩到桌上–啪 !的一聲,「第四場贏了全拿!」瞬間小男孩的宇宙被點燃了!

結果只花了17秒,外甥就由小失望變成徹底絕望,當下的表情就是孟克的「吶喊」,不知道為何內心忽然有一點點喜歡過年的感覺了!不過看在外甥照顧了很久兩小的份上,還是補償了不錯的紅包給他,希望以後他的內心陰影會小一點。

而在經歷了缺乏睡眠的長途車程後,回到老婆娘家,重回女婿身分,之後就算經過各路親戚大聚餐,也是可以吃好躺好,不得不承認這個社會對「女婿」這個身分是很友善的,功能好像只剩下「開車接送」跟付錢(包紅包)而已,難怪不少人表示紅包的厚度決定今年受尊敬的程度,因為如果只剩下這個功能的話,只能用數字來個直球勝負啊! 所以在此奉勸各位育兒同仁,過年HOLD一下「家」事抵過平日好幾下,此時的貢獻都會倍數放大,直接有效又帶有出其不意的驚喜屬性,在親戚前面達到三倍曝光,論C/P值就是在此時,切記切記。

因此本人很安心的想說,這下子老婆的紅包就不用處理了吧? 心中無愧,穩妥的試問眾讀者是否要包給老婆這件事。

結果竟然一面倒,大家還是覺得要包,因為她是那個懷胎二十月挨了兩刀,發胖掉髮壓力崩潰的老婆。而且赫然發現老爸竟然在投贊成票的行列之內…最後老婆得了4929票,OMG!

眾命難違,大家的票不會白投,最後補滿尾數包給了老婆,晚餐後她已出門放風,也許是要買個新年禮物給自己? 現在兩小已睡,總之這個新年已經過完了,祝大家過新年快樂!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