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座滑雪行] 拖著向前走,總會有盡頭

前情提要:
[萬座滑雪行] 三代同滑,純男子團再出發!Day 1
[萬座滑雪行] 第一天開滑,就是要拿來揮霍 Day 2

第三天的早上霧濛濛一片,下大雪啦!從昨晚就下到早上,起床視線所及都是厚厚一層雪。

我跟老爸都起了一個大早,丟下還無法起床的小拖,先去吃早餐。
今天有歐姆蛋可以拿,還有造型感覺小孩應該會很喜歡。
但我看煎蛋的大叔非常不像是會畫這樣Q圖的人啊!

吃飽後回到房間,小拖也迅速吃完早餐回房了,他一聽到我們要在09:20 的教練課前,先衝08:00纜車一開就開先練習,馬上就衝出門換雪具。

然後我看到小拖把我借他的手機丟在房間,明明說好單獨行動時一定要帶手機的啊啊啊啊!
舅舅收起來。

而且手套還放在暖氣出口等烘乾。小拖也想要摧殘末梢神經了嗎?!
舅舅收起來。

還有小拖生母千萬交代要注意消毒的精油酒精乾洗手,以及我送他,他也吃了的維持記憶力口香糖。
口香糖是經過日本消費者廳長官認可的產品,因此我可以在這裡大膽的下個結論:
「沒有的東西無法維持」

我們先到雪具置放室換裝,早就衝過來的小拖已經換完裝了,而老拖還想要買別型號的護腕,我們找了店員詢問採購,而換裝完畢的小拖在旁一直問「好了嗎?」「要出發了嗎?」「可以快一點嗎?」
但身為舅舅很抱歉,現在只有我能幫阿公處理這些事情,你先去吧。
「好」小拖轉頭離開。
「然後記得9:20要跟教練集合!」我轉頭補充一句。
…..人呢?

買好護腕後老拖開始著裝,我想幫忙,但老拖表示不需要:
「昨天穿過了,我可以自己來。」

無人協助的全副雪裝穿著完成!
阿公自己穿了排汗衫、雪襪、雪衣、雪褲、雪鞋、安全帽、護目鏡、手套、護膝、防摔褲、護腕、臉罩、拿好了雪板、鎖好了置物櫃,隨時可以踏出門滑雪。
看到長者如此獨立好學,晚輩感到非常感動,這代表以後我可以把兩小丟包給阿公去滑雪,令人喜不自禁。

老拖的雪板有著跨世代的不協調感,潮到出汁。

於是我們踏上了尋找小拖之旅,上次跟老爸一起坐纜車是在貓空剛啟用, 應該是13年前。

老拖今天的直線轉煞車又更熟練了,一個大斜坡只摔了3次。
但煞車已經很不錯了,我當年也沒有做得更好。

很快地到了集合時間,赫然看到小拖已經在集合地點等待,我跟老拖都非常意外!
他記得!而且他有兩副手套,我誤會他了!天啊!外甥長大了!明年要升國中,將是個有肩膀的小大人了!
鴨子教練很開心大家今天也是如此守時,但他有個小小的疑問:
「小拖,你的雪板呢?」

(默默的去取了雪板)

(舅舅默默的又看了一眼雪鏡上的品質保證書)

萬座溫泉滑雪男子團,Day 2 出發!之後冰分兩路。

因為昨晚有下很多新雪,鴨子教練非常愛衝鬆雪區,我們整個早上都在挑戰如何提氣輕身,不要沉到雪裡面去。

還有中級的S型滑雪,按照考SAJ滑雪教練基準去練習,隱藏角色之前有很多土炮的滑雪壞習慣,經過專業教學後終於漸漸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但還是因為摔倒太多次,小拖的手套充滿雪渣,末梢神經快要不行了,我們就提前用餐。
到餐廳後想起出門前,我有跟Evan x 囿楽/Yolo要求:我下周要去滑雪,請給我一個脫掉頭盔後,還是很帥的髮型。
Evan竟然直接答應,還用雙手假裝帽緣圍著我的頭,開始評估。
我只是問問看,沒想到真的有

然後他就幫我剪掉瀏海以免阻擋視線,剛脫下安全帽的髮型在此,毫無整理直接展現。
如果大家覺得不帥,請告訴我,回國再找他理論,謝謝。
如果是臉的問題,請保持沉默。

坐定位,我問小拖想吃啥。
「…..有什麼?」小拖很忙。
我看了一下菜單,很簡單。「有三種咖哩飯。」
「好啊」
算了,我直接點了。

「你的飯來了」舅舅貼心服務。
「……」外甥無情不顧。

「那麼開動囉!」我提醒。
「…….」

「吃飽了可以收了嗎?」
「……..」
出門不能打小孩,所以我貼上這套組圖,讓生母代為動手。

齁細啦!
老拖也剛下課來用餐,大家乾杯慶祝滑雪行程已經度過一半,我心中想著小拖的性命也即將於回家後毀於一旦。
餐後剛吃飽,開心的老拖為了慶祝人生雪國訪問初體驗,找了團友說要拍各種撞雪,還挑戰了人稱「雪天使」的動作,又稱維特魯威人、黃金比例。老人家聽不懂,兒子先當場示範。

然後忽然就倒立了起來啊!
新年期間還沒倒夠嗎?! 雪鞋很重啊!

團友:「(快來看!是世界奇觀!)阿伯這可以讓我拍嗎?」
老拖:「當然可以!」

團友:「阿伯不用硬撐啦!」
老拖:「再久都沒問題!看我的大風車托馬斯旋轉」

「這邊痛痛痛痛痛痛痛!」老拖在今天下課後泡完溫泉,表示在雪地轉板拉到腰,痛到站不直,兒子立刻出手整復。
「這邊不是腰怎麼也這麼緊繃?!該不會是那個倒立…」「怎麼可能是倒立啦!」我話還沒說完,老拖就立刻極力否認,但胸椎周遭的緊繃怎麼看,案情都不單純。

而稍早,我跟小拖這組也結束了兩天的教練課。
鴨子忽然掏出評量表,這是我第一份正式的上課紀錄啊!

除了學了很多特殊動作(請容我最後一天再放影片),還有基礎訓練等等的表現評估,一目了然讓人想要全部集滿….

而且經過一整個早上的特訓,竟然越級打怪學會了鬆雪滑行啊啊啊啊!
但土炮動作還是兩天內難以糾正,明天繼續加油練基本功。

鴨子教練跟我們道別後,小拖的情緒明顯變得很失落。
他難得遇到一個在耍帥的道路上這麼精悍的引路人,教他正確的方法,可以示範且滿足所有的問題,還能夠漂亮穩定的錄下小拖暢滑的軌跡,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雖然是一對二的教學,但小拖從頭巴著到尾佔掉大多數的指導時間,他恨不得換個舅舅。
但只有兩天,教練離開我們了。
謝謝你,鴨子的滑雪狂想曲

對了,教練活得好好的,請大家不要胡亂猜測。
下次滑雪可以去教練帶我飛預約啦!

而剛剛在雪地扭到膝蓋,說一些角度會有痛感的小拖,在雪地當下評估為大腿肌肉僵硬緊繃拉扯造成

也問他要不要施術處理,排在老拖後面。
「好啊」小拖終於有了回應。
「那麼你先去浴缸放個熱水,泡 10 分鐘,等等換你」
「喔」小拖就去開了熱水。

「好了就叫舅舅,幫你按。」
「知道了」

「好了就叫舅舅,幫你按。」
「知道了」

最後是我去關了熱水,舅舅不想要飄在床上。

「記得泡十分鐘就好了喔。」
「知道了」
「你可以一邊玩手機遊戲,一邊泡」我最後受不了,直接提議。
「好!」小拖終於從床上彈起。
然後他泡了半小時還沒出來。

最後終於催促到洗完澡,按摩的時候繼續專注在手機遊戲上,雖然感覺很痛但不得不說手機的麻痺效果超群。

施術完成,我想洗個手的時候,洗手台竟然散落著小拖的入浴軌跡。
這張我決定請生母放在結婚會場投影了,旁邊的標題是「謝謝新娘往後數十年的包容」
順便用這組套圖,舅舅來請生母取走小拖另外一半的性命了。

又因為飯店忽然宣布餐廳暫停營業,我們只好吃飯店送來的便當,一整天的疲勞沒有包肥來慰藉啊啊啊啊啊。
而此時老拖忽然表示沒胃口,吃了幾口才七點多,連酒都沒喝就早早去睡覺了,但又眉頭緊閉睡不好,打哈欠卻完全沒有入眠。

天啊!想想這三天老拖的睡眠都非常少(平均四~五小時),摔的滑的渾身痠痛,加上每天習慣的午覺時間也都沒有睡到,運動量又如此大,疲勞過度,身體開始抗議了。
嚇得兒子趕快幫老拖施做肩頸頭部的乳液按摩放鬆,多多補充溫開水,終於將老人家按到睡著,時值九點,徒留渾身痠痛、而且什麼都還沒編寫的隱藏角色,在聽著老小拖此起彼落的鼾聲中,默默的整理圖片與耕文。

噢不對,是取人性命。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