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洋過海,順便來看妳

她還在日本九州,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要回來,我卻先接到了退伍令,從今以後,過著自己選擇的人生。時值2006/01/15的深夜,載著滿滿退伍弟兄的台馬輪繞到東引,開往基隆,在浪頭之間的顛簸中,我決定要去日本。

談起目的,我的官方回應是身為日語系的學生,最需要的就是踏上所學語言的領土,實踐所學。
談起手段,就是用最少的經費,去寄宿在每一個駐日友人的宿舍中,能省則省。

意外的,老爸非常支持這件事情,他覺得就算第一次出國就預定兩個月行程,但語言會通治安也不差,當完兵也該對人生負責。贊助我各種心靈上的鼓勵,以及前往機場的客運站去程接送一次,現在想想,他應該很開心兒子願意展翅高飛。而老媽就是把之前去日本遊玩的剩餘日幣塞給我,然後嘴裡一直碎念著:只要要小心就沒問題的,像極老爸支持的觀點,我覺得她是說給自己聽,如果沒有老爸阻止,她應該會帶著行李跟我一起去。

表面上維持這個風平浪靜,但心底暗潮翻湧的想著:我要來找妳了。

路線是這樣的,先搭機到成田入境,直奔千葉縣的銚子港象徵我的東西橫貫日本之旅起點、然後東京都內遊覽,箱根泡湯看富士山、長野滑雪,京阪奈體驗日本文化,最後抵達九州作結。
(題外話:以各地學弟宿舍為據點、幾乎自炊、長距離就坐最便宜的區間電車或者巴士,定點能步行就步行,歸國後一算含機票竟然遊日50天只花台幣四萬五左右,當茶餘飯後的談資人人聞之無不嘖嘖稱奇。)

踏上日本國土的第29天,終於到了我們約定的相見日,她騎著腳踏車來大牟田車站接我,我還沒走出車站,就在樓梯跟屋簷的縫隙間,看見她站在車站出口張望等候的身影。
「她有很急切的在找我嗎?」第一次體會近鄉情怯是什麼感覺,為了多看一眼她在找我、她可能很想我的樣子,我腳步不自主的停頓在樓梯間,逆著擦身而過的旅客,呆看著眼前近兩年見面不到三天的熟悉的陌生人,我想過去,又捨不得過去。

所有的旅客都出站了,趁她背向大門思索那些離去的人是否有我經過的時候。
「嗨」
「我還以為你走遠了!」
「東西有點多」我揚了揚背後的超大行李,心虛的給出一個莫名其妙的解釋。
「你載我」
「好」

我把背包向前,她坐在後座,輪胎馬上沉下去,一路上只要有坑洞就震的她哇哇叫,不停的摀著我的外套,就好像我騎著破機車,帶她衝過水源街底巧克力社區前面那段爛路一樣。
「我順便來看妳了~」我大喊。
「什麼~?」因為我騎的飛快,又是朝前,風大到聽不清。
「沒事~~」
「喔~~」

感情都是先講先輸,但怎樣都快要壓抑不住心底的喜悅。

我終於看到妳了。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