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Q的兩歲生日,爸媽的兩天末日

「明天要幫軟Q做慶生會喔! 軟Q明天會來上學對吧?」去接軟Q回家的時候,托嬰中心的老師迫切的叮囑。
對啊,明天就是軟Q的生日了,終於兩歲了啊!

我整理著軟Q的影片直到深夜,從一歲到兩歲的轉變非常大,懂得察言觀色與周遭互動,從無意義的發音進化到能說整個句子,從還在地上爬的小動物,變成一個人。

今天是我的四歲兩歲生日,謝謝大家~~(生日當天)

軟Q放學後,阿姨也準備了軟Q的專屬生日寶寶可吃蛋糕(古早味低糖蛋糕+手劃無糖奶霜),一起幫軟Q慶生。軟Q屬猴,所以畫了一個兩歲的小猴寶。

軟Q饒富興趣,若有所思的看著蛋糕,媽媽興奮的說「你看,軟Q的生日蛋糕耶!」

下一秒就是閃電般的往蛋糕上面拍下去!!然後開始玩奶油, WTF?!這是妳的生日蛋糕耶耶耶耶耶耶耶耶!

手擦乾淨,帶著軟Q切蛋糕,終於有過生日的感覺。

而邊緣人阿弟下個月也要過生日了,另一個終於。

軟Q的啊PO(外婆)早就安排好了當周末的生日趴體,週六一早先到動物園,接著下午再去溫泉旅館住一晚,就是看準了我要帶著兒子參加寶寶爬行大賽的關係無法同行,他們要3打1 (外婆+媽媽+阿姨),但我想想覺得軟Q的首次動物園絕對不可缺席,逆婿便跟外婆唱反調協調活動結束後會趕到飯店,接著隔天再戰動物園拍遊園紀錄,大家幫我顧小孩的算盤打的吱吱作響。

女子組(軟Q+她的媽媽阿姨外婆)三點多就Check in,五點就要吃第一輪入席的火鍋,這邊男子組(軟A與他的爸爸)五點多才到飯店卸下行李,該換的尿布該帶的餐具都在整理的同時,一時不察,忽然發現軟A正在啃咬一塊黑色物體。再嘴內彈來彈去的好不開心。

奇怪了,這到底是誰的東西呢?感覺是一塊黑色的…橡皮? 我搜尋了一下房間內可能有橡皮的位置後才發現事主在這呢。

搶回橡皮,無視軟A的大哭,若無其事地安裝回去後(這樣飯店應該就看到了,對不起我兒子不是故意的),飯前先到飯店的兒童遊戲室玩~ 有積木、家家酒跟溜滑梯、跳跳馬,軟A此時已經原諒我剛剛奪其所好,他已經找到了另一塊橡皮。

雖然跳跳馬不適合兩歲以下的小孩,但兒子如此英姿勃發,而且嘴裡沒東西嘴外沒牽SI還是該來一張。
拍完就被丟到地上爬了,誰叫他腳碰不到地呢?

時間一到,我把軟A嘴裡的積木拉出來,無視他的鯉魚打挺嚴正抗議,就這樣托著他別讓他彈出推車,移動到餐廳吃包肥,一到包肥就是考量爸爸副食品知識的開始。

10個月大的嬰兒可以在包肥吃什麼呢? 深思熟慮後找出一個可能性。
泡茶的熱開水、印度香米(咖哩飯用的)、排骨湯、白斬雞胸、泰式酸辣魚。

將所有的食材都吃過一遍後,意外的排骨湯偏鹹,以較無味道的雞胸肉為主,搭配洗過的排骨、洗到沒辣味的魚肉、都剪到最碎,最後放入用開水泡開的香米內,完成!

進到包肥已經半小時,只有吃早餐,晚餐還沒有吃到任何一口的爸爸終於餵完兒子,開始要吃第一口的moment女子組說要來接走啦!這真是一個好消息!
我覺得包肥的靈魂在生魚片,這邊竟然有鰹魚啊有鰹魚啊有鰹魚啊,而且有啤酒啊有啤酒啊有啤酒啊!長榮礁溪鳳凰棒棒!
晚上七點開始吃午餐,感恩的解決掉這一盤。

沒有人打擾,一個人用餐的好,你不明瞭。過貓搭配芝麻醬&花生粉真的是人間美味,又吃了一盤。

接著用牛排打底,將整個胃用肉夯實,開始有飽的感覺了。

因為實在是太開心了,最後甜點也不能夠放過,「我還沒吃飽,所以小孩先放在你那裏喔」正是用空間來爭取時間的最佳演繹,一頓包肥道盡育兒辛酸。
這裡的哈根打死冰淇淋硬的好硬的妙硬的呱呱叫,我吃到軟黏濕的冰淇淋會生氣,要挖到二頭肌爆筋才合格。

出了餐廳,我覺得已經準備好接受一切苦難了,先回房間洗好軟Q,讓她想睡,接著從外婆那邊接回洗好澡又想睡覺的軟A,兩小22點一到就深深入睡,我跟老婆對視一眼覺得今晚順利到不可思議啊!

因為吃很多,我在有超大浴缸的房間內泡溫泉滑手機,消化到一點多才睡,忽然被某東西敲了一下頭後驚醒。
一睜開眼,看到軟A拔下了掛在牆壁上的緊急手電筒在高速爬行,還歡快著大叫,此時看了下手機,02:50。

入睡一小時就被叫起來了,天啊,而且軟A發現我起來了,叫得更歡快爬得更起勁,彷彿是邀約我跟他進行瓊瑤式的小壞蛋海灘追逐戲碼,但此時我只想像捏橘子一樣捏爆他。
「阿弟不睡覺耶」軟Q起來了,她也想要加入這個戰局,但下一秒我跟老婆一人抓一個,按在床上下令「睡覺」。
軟Q仍有睏意且尚可溝通,知道爸媽想睡覺可以配合一下,但軟A渴望自由的心怎會屈服於鐵獄權威,不給玩就是哭叫,然後轉變成尖叫,感覺他的體溫越來越高,血液循環越來越好,睡眠崩壞的當下看了下手機,03:25。

好吧,果斷放棄壓制軟A,因為已經壓不住了,軟Q也在躁動但媽媽拼命跟她說話,讓她理解弟弟這樣是不對的。的這個Moment,軟A看到牆壁上有綠色小光點,伸手一拍,啪!

燈開了。

軟Q看到有這麼好玩的開關也躺不住了,幾乎是飛奔到弟弟身邊,大叫著「弟弟開燈!弟弟開燈!」我力網狂瀾馬上關燈,但那個該死的小綠光點還是會顯現,軟Q就伸手一按,啪!

燈又開了。

於是我決定把燈關了,手掌摀著開關讓孩子們找不到開關,但找不到想要的東西對這兩個半獸人而言,唯一的情緒表現就是大哭。
「嗚啊~」「燈呢燈呢燈呢?嗚阿阿阿!」
「不行!」媽媽爆氣了。小孩們接收到這股情緒,哭得更兇猛了,從「嗚啊」變成「一一一一!」的開水壺尖叫,家庭崩壞的當下看了下手機,04:05。
改變戰術,一人控一隻但不按在地上,不四目交接,不知過了多久,軟Q先累了就先睡去,軟A一路繼續爬到床鋪外,床鋪外的哪裡?沒有人知道,此時我認真考慮把門擋的橡皮拔給他,只要肯睡覺。

天亮了,我們一路收行李,換尿布餵奶,只剩下40分鐘早餐就關門,電梯內只剩下氣色破敗的父母與興奮的小兒,我們在餐廳外看著大排長龍。

「為何晚上不睡覺…?」用餐的時候這個世紀難題還是困擾著我,睡眠不足的頭有點發脹,看著吵著要玩的軟Q挑食,討厭的食物丟地上,不好好吃飯,用完餐該走了卻拒收玩具,這個世紀難題馬上升級成「為何要生小孩…?」

好不容易回到房間打包完所有的行李,終於可以離開飯店的時候剛好到了12點,外婆才剛鄭重建議11點前離開不然會塞車,我們就陷入了重重車潮身不由己,而且後座的兩位P孩還沒上交流道就沉沉睡去。

我壓住叫醒兩小的衝動,買了咖啡一路北上,心中糾結著到底要不要去動物園這件事,經過昨晚大家都累了,後援們都已經在11點離去,在如此嚴峻的情勢下,還要塞著過雪隧,自投人滿為患的動物園?老婆此時打破沉默問了一句「爸爸,今天要去動物園嗎?」

這是要我決定啊!

如果我說是,照原計畫!那麼我就是那個火車頭,不只小孩,連老婆的情緒我都要照顧,名符其實的一打三,我想了一下,此時「夫妻共同決定」比較好,你沒看過日本人經營公司都是這樣的嗎? 出事了就跟股民說是公司上下經營團隊一致的決定,不存在那個始作俑者。
為了達成「夫妻共同決定」的結果,我一邊開車一邊建議「情報太少,無法判斷」。
木柵今天熱嗎? 動物園入園狀況擁擠嗎? 有停車位嗎? 可以去台北市動物園的入口網站找嗎?
經過了一番網路搜尋,媽媽朋友情報網回饋,除了天氣很好,其他條件根本就是一個大逆風。推車只有帶一台推阿弟,沒有帶午餐,大人沒有睡好體力差,沒有事先遊園路線規劃,什麼都沒有。
「那麼今天我們就回去了吧?」老婆問。
「嗯,回去吧,下次再來」我贊同這個結果,種種情況太不利了。此時後援來電,表示他們已經快要抵達木柵交流道,問我們要不要去? 我們很快地就說不用來了,我們要回去了。
唯一的後援也捨棄了。

「可是,若軟Q看到活生生的動物,會是什麼表情啊….」老婆感嘆。
「一定很可愛!」「下次什麼時候會上台北?」「老公啊~ 你覺得下次再來比較好嗎?」老婆還是在找那一絲絲可能性,又在患得患失了,拿不定主意,連我們都接近木柵交流道了。
「我是這麼想的啦」「雖然下次準備好再去也很好,但是兩歲的軟Q的反應,只有現在才看得到,下次去,可能兩歲半,可能三歲,都是不一樣的了。」

語畢,老婆無話。「要回去囉?」我提醒。
「下去看一下吧…」老婆還是舉棋不定。
「那麼我們就去撞撞運氣吧?」切換車道,我們先去現地觀察。

到了動物園附近,我們絕望地看著車潮人龍。

動物園站地下停車場,滿
木柵動物園停車場,滿
捷運木柵機廠停車場,滿
捷運木柵站轉乘停車場,滿
不只滿,每個停車場外爆出來的待停車輛,大概有40台吧?

我緩緩的在路邊前進,滑過動物園前,選定這個區域。
「就在這邊拍下到此一遊吧?」門口還有一些動物造景,拍完就回家吧。

我們停在路肩,眼前就是動物園,門口有隻長頸鹿的雕像,我又補了一句「不知道軟Q看到真的、活生生的、會動的長頸鹿會是什麼反應呢?」

這個時候老婆忽然咬了牙「爸爸你體力剩幾%?」 「大概還有70%。」昨天晚上沒補滿啊。
「那你去找停車位吧。我們挑戰看看!」
「你也看到了,可能要40分鐘後才能來會合喔?!」「沒關係」
「還是你去停車?我來帶這兩個。」「我帶就好」
「兩個都要帶下車喔?」「沒關係」
「出了動物園,還要一個半小時才能到家喔?」「沒關係」
老婆嗓子越壓越低,雖然氣弱但堅定地回答,發揮了出乎意料的決心,下了平常絕對不會做的決定,這一瞬間的她,已經不是以前的她。
在車子開走以前,看著老婆緊張的控著兩兒的背影,有驚訝與心疼,但更多的是喜悅,如同烙印一般,在心裡放著老婆的那個位置,刻下了這個瞬間。

我開到停車場前等了1分鐘卻毫無進展,只見後面的車又排的越來越長,乾脆也灑脫一點直接離開佇列越開越遠,找到了路邊的停車格,一打開地圖就感到一陣無力。

前往動物園的途中,經過停車場外的車龍,完全沒有進展啊!我透過光觀察著一台台車內的駕駛者,幾乎都是爸爸,有的滑著手機,在車內吹著冷氣,享受單人時光,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快步跑到老婆身邊,老婆已經買好票,坐在原外的陰涼處等一起入園,時值14:00而且全家都沒有吃午餐,體力也不好,但首次全家逛動物園就這麼開始了!
因為我要錄影的關係,由我推著弟弟,老婆牽著或者抱著軟Q往裡面走。

什麼動物都還沒看到,光是一個鴨鴨噴水池就很開心的母女倆。

看了一些動物,體力流失很快的西喜怒喝含糖飲料西喜雷蒙。

由於軟Q實在是走太慢了,前往非洲動物區看長頸鹿前,由我揹著軟Q快步走過大斜坡,但老婆推著軟A看起來還是覺得非常吃力。

終於看到了非洲動物區的看板,老婆的體力也到了極限,大家原地休整吃午餐(已經15:20)

大人的食物是不用排隊的蛋糕店,買了抹茶泡芙與巧克力瑞士捲,這已經比含糖飲料還要誇張了啊~而小孩就是米餅配水,正所謂飢不擇食就是這副景象。

累、餓、熱、吵之下,看見食物坐著休息大概就是這樣的笑容。

軟Q發現攝影師還沒吃飯。
「給你餅餅」
「爸爸不用吃,爸爸等下吃蛋糕」

軟A終於有除了呆坐以外的事情可以做了,辛苦你了,來陪姊姊逛動物園。

沒多久兩小就嗑光了一整包米餅,我一時之間找不到垃圾筒,就把吃完的蛋糕包裝放入空米餅袋,等有看見垃圾桶的時候再丟掉,很快的又再度啟程,目標長頸鹿。

此時軟Q已經走不動了,只好抱著,走著走著經過了老婆「覺得一直覺得瘦不下來的自己很像」的河馬的時候,我問她要不要與河馬拍一張?以後瘦下來可以用。
但臉實在是臭到不行了。

最後我們終於看到了長頸鹿,整個遊園過程也剪成了影片,事後看著都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們辦到了!

在回途路上提醒我看到垃圾桶,把午餐的垃圾丟一丟,而我懶得走過去,便遠遠將米餅垃圾射向垃圾桶,但丟歪了,袋子掉入回收鋁罐的垃圾桶,遭到了老婆的一陣白眼,雖然隨著體力耗盡也跟著失去了耐心,她還是用了最後的耐心幫我把垃圾從鋁罐回收處撿起來丟到正確的不可燃那邊。

終於回到入口處,時間已經是17:10,經過大熊貓館滿滿一堆人,但我們完全沒有過去看一眼的慾望。沒電也沒吃飽的兩小又開始吵著要吃東西,我們急急忙忙的到遊客中心換好尿布,正要掏出第二包米餅的時候,發現第二包米餅裝著垃圾。
完了,我把裝著米餅的救命食物丟了,而且老婆也沒發現,補上了最後一下。WTF。
「你到底在幹什麼啦?!」老婆開口罵人,但她也發現自己失去了罵人的力氣,這也挺好笑的,從一開始決定要入園…不,從一決定出門小旅行的瞬間就是一個錯誤。
但全家人的表情卻是開心不起來,我收到了今天的第N個白眼。

「你推兒子去牽車!」老婆怒了,我只好快速帶著兒子離開現場,在門口問了兩台計程車都沒人願意載這麼短程,好吧,快馬加鞭,體力還有。我交代老婆能力所及,就去門口的麥當勞買晚餐吧。
回到車上,先泡了一大罐奶給軟A,回去門口接到母女倆才知道門口的麥當勞賣到只剩下飲料了,孩子用奶打發過去,大人卻是空著肚子上車,兩小一下就睡著了。
「上交流道前繞去市區買些什麼吧?」
「不用,快點回家,我說真的」老婆鐵面心寒肚子餓,讓我想起將死之人無所畏懼這句話。
後來我還是在新店下去買了麥當勞,在車上吃飽休息的老婆終於恢復血色,沒有罩著一層怒意。回到新竹家裡我又煮了紮實的晚飯給兩小吃,洗澡弄上床,但在車上睡了快兩小時的孩子們又是神采奕奕。
看著不睡覺,又開心的互搶玩具的兩小,「我明天他媽的要請假,喔喔喔喔!!」老婆摀面大喊。

僅用這篇文章紀念女兒生日、母難日、父母末日。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