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們的卻像是空氣。

回國後隔三天就去退伍前就談好的工作地點報到,而她則是又延長一年工作簽證,這是我們遠距離戀愛的第二年。

第一份工作環境是有機食品門市,同事與主管大多是從家庭走出來的女性,一個剛退伍的小弟弟每天都徜徉在化不開的母愛之中。

「弟弟,我幫你介紹啦」「不用了,他有女朋友!」
雖然每天光是結帳補貨KEY POS作餐就快要忙不過來,但一有短暫空閒的時間,不知情者跟知情者們總是可以一問一答,而當事人什麼都不用說,只需要將眉毛抬起,回覆一個「就是這樣」的笑容。

這份工作很單純,可以學習到相當多關於食品營養的知識,不少身體出狀況的人來這邊買健康,雖然有些看起來為時已晚…..
曾經失去健康,崇尚養生的父母都很支持我待在這個行業,俗話說行行都可以出狀元,但對一個缺乏人生歲月洗鍊、又並非營養知識背景的人來說,要賣葉黃素跟酵素給天母的叔叔阿姨們實在是一個艱難的挑戰,待了一年,我就轉換到了科技業,到龜山的設備商去做業務的工作。

這是改變我人生軌道的重大契機,可以說,沒有這次轉換,可能這段感情會很早就走到盡頭。

她回國後就在家人的安排下,到離家近的竹科園區上班。而我因為工作需要買了車,公司能幫我養,不錯的薪水與福利又能夠容許我在外租屋,跑竹科客戶時,還可以就近下班約個小會,周末就直接把人接到租屋處,雖稱不上近水樓台,但也算是勤能補拙(?)

周末就是吃飯看電影、隔天睡到自然醒,醒來就一起去租漫畫,邊看邊吃早午餐,然後晚上送她去搭火車。我們很少聊天,平常的相處模式就是什麼都不用說,一起靜靜的回味如同學生時期耍廢的周末,彷彿踏入社會、遠距離沒有改變過我們的感情,一切都上了軌道,妳看妳的漫畫,我打我的電動,一起吃飯時也當對方是空氣,彷彿不存在但無時無刻不是充盈於全身的血液之內。

有的時候我也會思考:
自問:「交往時該做些什麼?」
自答:「就是要對女朋友很好啊。」
自問:「但你對她好,她又要做什麼回報你?」
自答:「就是當你的女朋友啊」
當年單純如我,歸納出的簡單結論,但後來想想,發現其實不是這樣的。
而是「一個只喜歡打電動的不帥宅男如我,只有她會認定我是合格的男朋友」
為了珍惜這份認同,我只能用自己能把控的專一與容忍來回報 — 長的不帥我真的沒辦法,但脾氣好一點是可以做到的。

隨著工作越來越順利,固定升遷與加薪,還了學貸買了新車,正要朝買房前進的時候,她的媽媽忽然寄了一封催婚信給她,然後被她原封不動的轉到我信箱。
(延伸閱讀:起因是我老媽的一封信)

交往九年後,我們結婚了。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