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星野Tomamu滑雪行] 美好只存在於瞬間

因為小拖最後還是不見了。
=====
前情提要
Day 1 [北海道星野度假村]全職父親生涯倒數,拋妻棄子Tomamu滑雪行
Day 2 [北海道星野Tomamu滑雪行]你的外甥不是你的外甥
Day 3  [北海道星野Tomamu滑雪行] 下次帶自己的孩子

(啪啪啪啪)
急促的腳步聲,我們正在往早餐餐廳狂奔的路上。
剛起床,身體還沒有上工的狀態下,裡面穿短袖T,外面罩長袖棉外套,腳穿春季運動長褲的小拖,出門吃早餐前,跟舅舅說我穿這樣就好,不用加衣服。
然後在穿越-7度的走廊時,發現自己的衣著極度不合時宜,冷到拖著舅舅狂奔。

早餐還是吃Hal,因為去排三角(Mikaku)時,輪到我們就剛好客滿,請再等半小時。
噢我的天啊,立刻轉戰永遠有空位的Hal。

吃完了早餐後,決定要直接回房間完成day 3遊記,這種東西一旦當下沒寫就會漸漸淡忘。
叫小拖先去滑雪,11點在NIPO Chair這邊集合,照昨天講好的行程,先去看馴鹿,然後釣魚。
從房裡望著雪地上的遊客,我也覺得早上沒有滑雪很可惜啊….

很快的終於發文了。
此時剛好11點,我下樓取雪具,嗯,打得開,莫名感動。
11:05到了集合地點。
…..

..
果然不在。

上去找人。
雪道有十幾條,我選了從集合地點會最方便過去的一條坐上去,用最快的速度飆下山。
….

..
不在。

三百六十度掃描
……
不在
大風吹起粉雪,無情的撲打在我的臉上,放眼望去只有一片白,那是我眼裡唯一的顏色。

好的本團宣告解….單飛不解散。
解除雪裝,來看12/25前限定活動,歡樂聖誕農場。
可愛的小綿羊們會在大廳旁的耶誕禮物樹下等著你。
噢噢噢噢!!!那不就是在夏天偶遇的小黑羊嗎?

是我啊!還記得我嗎?!
…..
沒有要轉頭的意思。

而現場竟然有一隻真的馴鹿啊啊啊啊!!!!
意外的不臭,甚至有點蓬鬆,但是毛有點油油的,這就是天然鹿油嗎?
我一靠近牠就開始睡覺,Why? 在星野度假村竟然如此好睡。

馴鹿叫做莎莉,是四歲的不怕人小母馴鹿喔!

夏天在牧場的牛仔大哥,冬天變成牧羊老公公,Towers 再度聚首,下次再見卻不知是何年了。

雖然很突然,但在此宣布從現在開始的遊記夥伴就是莎莉了!小拖會請牧場人員牽回去照顧的。
因為我在這邊等了25分鐘,小拖還是不見人影,很快的,約定好的池釣時間到了。

養小拖不如養莎莉,至少牠會等你一起行動。

嘖。

是男人就要守時,所以我獨自一人前往Gao戶外中心與工作人員集合,冰上池釣是預約制,我既然拿得起小拖,當然也放得下,希望他滑雪愉快。

池釣稍微有一點點距離,坐車五分鐘就會到了。工作人員是大石先生,尼泊爾人,日文帶有濃濃的外國腔,我跟他常常雞同鴨講。
下車後走了一小段路就到了池釣的場地,好清冷的地方喔喔喔喔。

帳篷內有燃油暖氣、小椅子、釣具和鑿好的釣洞,徹底北國風味啊!小拖竟然沒來,事後他看了照片相當後悔。

暖氣前的水盆就是放魚的地方。萬事起頭難,請大石先生講解如何操作。

只見大石桑很麻利的抓起一隻麵包蟲。
「將鉤子從牠的頭部穿進去後,用蟲把鉤子整個”套住”藏起來,最後露出一點點勾尾就是完美的餌食了」
麵包蟲有種既視感,仔細一想,原來是冬天凍成冷冰冰的濕濕軟A小包皮啊~~操作起來沒有什麼難度。

接著把餌與沉石一起垂降到池塘底部,這樣就可以等魚來吃了。
池身大約一公尺深,而且釣竿的轉輪很小,所以一旦魚上鉤,直接用手把釣線拉起來就好,夢想中的狂轉收線盤,與魚搏鬥的場景不存在於這裡。

「對了,如果手機或者相機掉進去這個洞裡的話,我們可是無能為力」大石先生強調。「你後面的那個洞就有人掉了一台哀鳳」
嗯,還好小拖沒來,不然應該會把護目鏡或者手套掉下去吧。

「對了,我記得你是預約兩個人…..」大石先生還是問了。
「沒錯,我是預約兩位….但沒關係,一個忽然很有事不能來」

人生第一次池釣竟然是北海道,現在已經是中午12點多,整個行程預定在13:00結束。

嗯….我連小拖的份一起釣好了。反正有好幾個釣桿在旁邊。

大拖不能來,我也幫他釣好了。
若這不是一打三,什麼才叫一打三,只要另一半夠廢,到哪都能一打三。

三管齊下火速上鉤,用虎口環著魚身,按好後就可以取下魚鉤,我是天才小釣手。
這個活動兩歲兒就可以參加,全家看爸爸表演就是這個時候惹。
可是這邊的上鉤速度快到不行,大概20秒左右就會來吃餌了,問了工作人員才知道這個人工池塘裡面什麼都沒有,唯一的食物就是你拋下去的餌,釣魚過程徹底火爆絕無冷場,NIPO PARK是滑雪的從零開始幼幼班,那麼這個Fishing pond就是釣魚的新手村了,兩歲就可以開始。

經過45分鐘的奮鬥後,逃走率大概80%之下,還是釣起五隻!
太好了,第一尾釣到的左下「北鼻蝦」很小沒啥肉的時候還擔心了一下,中間最大尾「爹地蝦」大概有18公分那麼長,接著釣起的媽咪蝦,格蘭媽蝦與格蘭趴蝦都很有活力,刻意安排在午餐時間釣魚就是等這個雪地烤魚!

「好的,大家可以回家囉!」工作人員來幫忙收釣桿,並且將我辛苦釣起來的魚….
倒回去了
(Paki!)(斷裂聲)

等等!!說好的烤魚呢!
「抱歉,這邊沒有烤魚喔」
哪泥!原來是我自己腦補釣起來現烤,台灣夜市style在Tomamu不適用啊啊啊啊!
再見了北鼻蝦!

也就是說,牠們又要餓肚子,等下一組遊客來訪….不能解脫啊。那麼大家先吃點麵包蟲養養身子吧,一點小心意。

結束了釣魚行程,回到雪場已經13:35,沒多久就看到一個正在四處張望、飢腸轆轆的小屁孩,我還沒拍到他四處張望的樣子,他就急急忙忙的叫著我,跑了過來。

「哇!好巧喔,你找到我了,你什麼時候來找我的?」
「13:10吧..」
「不是說11:00要集合嗎? 呵呵!」我笑了,但屁孩心底發寒。
「對….」屁孩踢著雪,低著頭,聲音小到埋沒在風雪之間,努力博取舅舅同情的同時,還三不五時偷看舅舅到底在笑什麼,心中充滿各種不確定。

現在沒有發作的時間,我在13:40,分開快五個小時後終於又與小拖合流了。
「那麼我們先滑到Resort center吃豬排飯,再上去霧冰平台挑戰新雪道吧!」
「好好好!」屁孩心中想著,這樣竟然沒事?! 然後展開超高配合態度與好心情,深怕我忽然變臉反悔。
小拖去取了雪具後,我們就出發囉!

我們挑戰了Venus這個雪道,無壓雪區域整個軟綿綿,最陡處才23度也不會太過困難,徹底玩味北海道粉雪爽感,在我心中是最佳雪道!會滑雪者有來到Tomamu是絕對不能錯過的!

「要吃飯了~要吃飯了~」屁孩開心地跳上跳下。

到了開心的午餐時間,我們在Resort Center的二樓吃燒肉飯,就是看上北海道產豬肉,分量剛好吃完不會太飽,這間燒肉店好像沒有裝抽油煙機,整個二樓滿滿的烤肉味,這難道是另類行銷? 旁邊一個人經過滿滿烤肉香,讓其它人不自覺找尋這美味的源頭。

我們點了特豚重,這個部位油花分布均勻,吃起來軟嫩,應該是整個Resort center最能登上檯面的一餐。

時間是14:15,由小拖連左手都舉起來抱著餐盒的情況來看,他真的餓壞了,下次不要離開舅舅太遠,乖。
進入聽話模式的小拖首次主動收拾餐桌,而且沒有忘記任何物品。
這還是小拖嗎? 我翹腳指揮,感覺出運。

飯後,把握最後的兩小時滑雪時光,我們先搭雲海纜車,很幸運的坐到哞哞號!
來到Tomamu滑雪三天都是這樣的陰雪天,今天霧冰平台的視野算不錯了,之前都只是一片霧。
我們一路上不停地設計各種錄影,希望能夠把最美好的一面帶回台灣慢慢看。
很快的,時間來到16:15,這是我們最後一班登山纜車了,這趟結束下了山,今年的滑雪就到此為止。

「我要看剛剛的影片」小拖要求。
好吧,我脫下手套,請小拖保管,下面是沒有道路的雪山,我要小心地穩妥的取出相機,掉下去可是要花大工夫,驚動工作人員且長久等待才能撿回來的。 天黑風大,夜燈亮起,滑雪行即將邁入終點。

經過纜車塔的時候纜車抖動了兩下。
「啊!」小拖忽然大叫
手套在我眼前掉下去了。雖然很難識別,但手套在這個畫面中央。

「…….」
「…….」
此時無聲勝有聲,小拖耐受不了舅舅那灼熱的視線,眼不見為淨。

於是我就只剩下半邊手套….. 還好雪已經滑完了,小拖表示要回去撿,但我寧願花錢買時間。

纜車全部關閉,小拖還是一直堅持要滑,他不想那麼早回飯店?!
又自己跑到山坡上,叫我幫他錄影。
我只好在冷風中繼續陪公子練板,還少了一隻手套,作品請大家期待。

錄完影,小拖甘願了,我們回去置放雪具,但是我們發現密碼是錯的,打不開。
最後使用置物櫃的小拖表示他也不知道密碼改過了。
「………………..」
此時無聲勝有聲,小拖耐受不了舅舅那灼熱的視線,眼不見為淨。

小拖就之前的觸覺記憶試著號碼,第三次就開了。
「你看!開了」小拖如釋重負。
我覺得感情被玩弄,比無心之過還要更難懲罰的是一下子就被彌補的無心之過,我今天記住了。

滑雪後用餐前的等待時間,一定是有免費飲料與超強暖氣的YukkuYukku咖啡廳。
感覺到山雨欲來的氣氛,招牌都歪了幾分。

「為何你時間到了不來集合?」
抱歉,因為一杯一杯倒實在太慢了,我又跟工作人員要來整支香檳酒。
「我沒有手錶,不知道時間啊」屁孩理直氣壯的回答。
「所以那是舅舅的問題? 」「…不是」
「還是你的問題?」「… 對」
「那麼你有想過該怎麼解決嗎?」「……」
喝酒不開車,也不開外甥的後腦勺,平靜一下,雖然我以後可能不像一些未婚的朋友要指望姪子外甥來推輪椅,但出來玩就是要開心。

小拖玩著相機,除了看今天的錄影成果,也在看著我一邊確認時間,思考行程的樣子。

小學生眼中的大人,可能帶著你出門,指揮你行動,甚至要求你表現出開心的表情。
雖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有時候也不知道該怎樣表示自己需要什麼,但自己覺得沒錯被看成作錯,或者自己明明不要卻被看成想要,那種誤會的感覺,印象中甚至到了高中都還是有感受過的。
仔細想想,我不希望此行是拉著小拖感受我的感受。

Tomamu充滿了說華語的旅客,早上在前往餐廳的路中,不經意的聽到–其實不聽到也不行,我看到一個男人對右手牽著的男孩大吼。
「你的學習進度一直掉!你到底有沒有認真學習!?」
「這樣別人念了中學,你還停留在國小,別人念了大學,你還在初中程度!」
「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處境,越看你越生氣!」
「來這裡還只會嚷著要去哪玩哪玩,我怎麼會帶你來,乾脆提早回去!」
明明是出門玩,放鬆心情的時刻,卻要戰戰兢兢的看著決定行程的人想要怎樣安置自己。

我不想要成為這樣的大人。

於是飯前我帶著小拖繞去SHOP,挑了一件紀念衣。
試穿時,整個迫不及待。

紀念衣有好幾種顏色材質,小拖陷入選擇困難,一旁的店員叫了他三次還是這樣石化的狀態。

最後選定的是寫有星野Tomamu座標的聯名連帽厚絨衣,工作人員驚叫這就是父子裝啊。

工作人員還不停的「天啊,你外甥穿起來超級好看!」
「嗯,他穿什麼都好看,有穿衣服不好看的混血兒嗎?」
「…..也對」

在工作人員的極力讚美,與得到新衣服的好心情下,小拖一掃檢討會後的壞心情,我們又去森林餐廳吃晚飯。我很怒的拿了兩麵兩飯,四倍澱粉!

小拖只拿了半碗咖哩飯,炸雞與小籠包,以及永遠的可爾必思。
我正想探探是不是心情還沒有回復的時候,他已經拿了一整碗加到滿出來的霜淇淋….
好吧,我覺得他徹底忘記今天的不愉快了。

身為資深屁孩,有必要教小拖如何作出驚世霜淇淋,還自帶一個龐克頭。

甜點普普,還好小倉草莓蛋糕跟經典巧克力都有水準。

小拖一直叫我拍他的巧克力傑作,但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個泡芙與巧克力醬,求解釋。
飯後我們在餐廳內休息一下,等等19:30要到愛絲冰城看煙火,我提醒小拖從森林餐廳過去要20分鐘,請務必準時。早就吃完的小拖無聊的玩著手機,忽然他抬頭問我「這個一直跑出來,怎麼關掉?」

我接過手機一看才發現不到15分鐘就要放煙火啦!
「……」我們現在要走了
「好!」然後小拖轉頭就進了廁所。
「…..」
我也不想管他了,結帳後跟他提醒:舅舅要跑去看煙火,你等等直接走到冰城入口就會看到我。
然後換我滿肚子食物的飛奔在走廊上。

砰!
還沒到冰城,我就聽到了煙火聲,心中無限個幹,只好出走廊觀看煙火秀。

我的滑雪之旅還有肝,跟這場煙火一樣,短暫且炫麗的燃燒啊…..

冰城旁邊就是水之教堂,到了冬天變成雪之教堂,仿若舖滿絨毛的雪地、散發溫暖的燈籠與巨大十字架,還有枯林幽光,這裡就是一個徹底的求婚寶地。
煙火沒了看也看了,我只想回房間趕文,小拖卻吵著要上廁所,我們只好再次進到旁邊的愛絲冰城。

「請出示門票,或者房間鑰匙」工作人員把我攔下。只要有房間鑰匙就可以無限次免費入場,不然可是要買門票的。
但小拖的臉根本就是門票,我在掏鑰匙的時候他就鑽進去直奔廁所,而且根本沒有人想要阻止他,人帥沒問題人醜有嫌疑,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現實。

果然人又不見了,說好的上廁所呢?
但換個角度想,如果我是兒童誘拐犯,這小拖如此難抓,應該可以平安長大。

晚上到了-10度,我在冰城裡吹風,想回房間卻找不到小拖。此時身後的工作人員問了一句:「來點蘋果酒嗎?」
對喔,煙火施放前後,大人可以得到免費蘋果酒,小孩可以得到免費泡泡肥皂水,反正在這也是等,就來一杯吧!

味道有點像紅酒,但一點也不酸,微微甜感,溫暖我漸漸冰冷的耐心,這真是好東西,不是說它很好喝,而是說它在這個時間點就是最美好的事物,被拯救的不只是我,還有小拖的後腦勺。
「請再給我一杯」
「好的」
媽呀,這東西太適合一個在冷風中找不到孩子的人了,欣匠說罵要及時,我覺得喝更要及時。
「好喝嗎?」
「有酒精就是超好喝」
「有酒精就超好喝?!呵呵!」工作人員被一個外國遊客,用新奇的發言給逗笑了。
「你從哪裡來呢?」她在雪中也是無聊,跟我攀談起來。
「台灣,那麼你從哪裡來呢?」
「大阪」
「哇!真遠耶~說不定我比較近,我搭機只要四小時就到了」
「我只要三小時!」
她很純真,感覺不擅言詞,分不出玩笑話還是認真討論,千里迢迢來到冰城,-10度的冷天中吹著風,幫人倒著蘋果酒。
「那個,請問這是什麼?」有遊客打斷我們的談話,忽然發問了。
「這是酒精」「?!」
「啊啊,不好意思,這是蘋果酒」純樸的女孩被我的酒精論害慘了。

不行,太慢了,後面有人在排隊,我跟大阪妹妹表示我可以照顧我自己謝謝你,借來一整瓶,在一旁假裝是工作人員但只服務我自己,嗯,還有幫大阪妹妹跟聽不懂日式英文的華語遊客翻譯這東西是蘋果酒,讓這位純樸的大坂妹妹感覺安心,順便合理化我正在拿著整瓶酒的行為。
來唷~好喝的蘋果酒喔!
咕嚕。
來唷~只提供到八點喔!
咕嚕。

「這瓶沒了耶!還有嗎?」
「抱歉,還有其他客人要喝…..」大阪妹妹可能怕我下一秒吐出雪裡紅,意識到不能再給這位遊客酒精了。
帶著溫暖且滿足的心,到了冰滑梯這邊一看,小拖果然在這裡排隊,果然是一個不論到哪裡都要追求速度與刺激的男子,他永遠都有藉口說這是他最後一次賽車,以後不知道要讓多少女孩傷心流淚。

吃飽飯、得到新衣服,玩到瘋的小拖終於帶著好心情跟我回房間了,明天就要回國了,他應該很滿足了吧?我也沒那麼再意他的種種奇耙行為了,出來玩就是要開心。

「舅舅,你看!碰!」還在速度餘韻的興奮下,小拖使出了我教的右刺拳按下電梯按鈕。
「啊,按錯樓了」正當我以為可以順利抵達房間,拍下完美的結局時,我們要多停一層沒有人要下的樓層。

老天啊。

拖油瓶滑雪行 第二部[北海道星野Tomamu] 完。感謝大家收看!

本來我是想這麼結束的,但小拖連坐飛機也很有事,應該會有Day 5,敬請期待。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